儿子水库溺水被救后行为诡异,犹豫良久他敲响了救命恩人家的门

每天读点故事APP签约作者:聂小杨夏日午后,城郊的水库边,熙熙攘攘站了一堆人。”一旁,张凯的父母跪倒在地,张凯被他妈妈摁着脑袋,不停磕到冰冷的地砖上。

儿子水库溺水被救后行为诡异,犹豫良久他敲响了救命恩人家的门

每天读点故事APP签约作者:聂小杨

夏日午后,城郊的水库边,熙熙攘攘站了一堆人。

卢小军僵直的小身板平躺在岸边,卢建国嘶吼着儿子的名字,卢小军却没有任何的回应。

卢小军的同学张凯浑身湿漉漉的,惊恐地蜷缩在一旁。

救护车很快开来,卢小军被抬上车。

送进医院的大门,不多时,运到了太平间。

“太迟了。”医生惋惜。

卢建国脑子比挨了一闷棍还懵,闻讯赶来的刘雯跌跌撞撞扑来,揪着卢建国的领子,“儿子呢,小军呢?”

一旁,张凯的父母跪倒在地,张凯被他妈妈摁着脑袋,不停磕到冰冷的地砖上。

“我们对不起小军,对不起你们。”张凯爸爸嘴皮子抖得厉害。

张凯和卢小军是门对门的邻居,暑假里,两个好动的男孩在家闷得发慌。

张凯提议去水库游泳,卢小军不同意,因为刘雯三令五申禁止他靠近水库,那里每年都淹死不少人。

“没事,就玩一会儿,你妈不会知道的。”张凯怂恿。

卢小军跟着张凯去了水库,就那么一会儿,就出事了。

张凯不停向水库深处游,卢小军叫住他,“别游那么远,咱们该回去了。”

张凯没有理会,一鼓作气地向前游,卢小军跟着张凯游。

跪在卢小军父母面前的张凯哭得直打嗝,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们俩游着游着就没劲了,我往下沉,小军也往下沉。”

“告诉你不要去水库,不要去水库,你偏不听话。”张凯爸爸一耳光把张凯抽到一旁。

卢建国木讷地拦腰抱着要撞墙的刘雯,一言不发。

他路过水库时,听到有人喊有人溺水了,二话不说丢了自行车就跳进了水库里。

卢建国年轻时候是省游泳队的,很快游到了水库深处。

他能看到两个男孩子在水面挣扎,只是当时他没想到其中一个是他儿子。

卢建国救起张凯,“还有一个人呢?”

张凯意识微弱,几乎说不出什么话。

“有人吗?有人吗?”卢建国四下看了看,没看到另一个男孩。

张凯不停翻着白眼,他不敢耽误时间,拖着张凯上了岸。

岸边热心的人打了急救电话,卢建国跳下水去救第二个孩子。

当卢建国在水库里捞起第二个孩子时,他整个人像被雷劈到。

卢小军永远地闭上了眼睛,死在了卢建国面前。

邻里都说,卢建国运气不好,第一个找到的是卢小军的话,也不至于没了儿子。

还有人说,是卢小军的命换了张凯的命。

张凯父母多次跪倒在卢建国面前,“张凯的命是你给的,以后他就是你们儿子,这是我们欠你们的啊。”

刘雯将自己锁在卢小军的卧室里,日夜流泪。

卢建国心里有后悔,每天都在想如果当天第一个救起的是自己的儿子,现在会是什么情形。

只是万事无法回头,卢建国和刘雯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,日子终究还是要过下去,他们失去了自己的儿子,并不希望别人也失去儿子。

逢年过节,张凯就会去卢建国家,送些礼物,聊聊家常。平时,有事没事,也总去卢建国家,有时晚上还会住在卢小军房间。

刘雯看着渐渐长高,长大的张凯,想到自己永远停留在十三岁的儿子,心底总是涌起悲凉。

张凯和卢建国两口子关系亲密,张凯妈妈看在眼里,心里有些疙瘩。

“有事没事就往对门跑,我都不知道我养这儿子是姓张还是姓卢了。”

“你少说两句吧,他去看他的救命恩人,就算跟老卢的姓,也是应该的。”张凯爸爸闷声道。

“报恩也有个度吧,你看小凯现在,放学了先去对门,周末不在家待着,去对门干这个干那个,他心里还有他亲爹妈吗?”

“小凯有良心,知恩图报。”

张凯妈妈愤懑不已,少不了和左邻右舍抱怨几句,传来传去,传到了刘雯耳朵里。

“小凯,以后别老来阿姨这里,有时间多陪陪你爸妈,毕竟他们才是你的亲人,你老来这里,你爸妈心里该多难受。”刘雯说。

张凯剥桔子的手停住,抬起头,“是不是我爸妈来说了什么?”

“没有,没有。”卢建国在一旁提醒刘雯别说下去了。

张凯默默起身,开门准备出去时,听到卢建国低声对刘雯说:“和孩子说这些干吗,他会多想的。”

刘雯嘟囔:“你不是不知道邻居都怎么说我们的。”

那天夜里,张凯和父母大吵了一架。

“我就拿卢小军爸妈当亲爸妈,我一辈子孝敬他们,你们管不着。”张凯嚷嚷。

“我白养你这么大了,白眼狼你——”张凯妈妈气得站都站不住。

张凯爸爸和稀泥,“小凯,你少说两句,你孝敬小军爸妈,我们没意见,可是你也为我们考虑考虑,为你妈考虑考虑,这些年,你好好和她说过几次话,吃过几次饭。”

“要不是卢——叔叔,我命都没了,比说吃饭,说话,我都不可能站到你们面前。我替小军伺候他们,有错吗?”

张凯一番话,令他面前的父母无言相对,张凯妈妈只是捂着脸哭,张凯爸爸看着儿子摔门离开。

都说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。

当年卢建国对张凯的救命之恩,就要自己把儿子赔给他当儿子吗?

张凯爸爸嘴上不愿承认,但心里还是渐渐觉得这份恩情,他还得太大了,当年是卢建国自己先选择救的张凯,谁也没逼他。

自己做出的选择,后果不是应该自己承担吗?

张凯爸爸想到张凯已经很久没和自己一起出去打球,一起去郊游,小时候乖巧听话的儿子,现如今陌生的像是别人家的儿子。

人呐,总会为自己的宽宏大度,设置一个阈值,一旦过界,便无法再抱有良善的心态去面对。

几日后,张凯爸爸敲响了卢建国家的门。

卢建国拎着满满一兜子菜,张凯爸爸问了一句:“今天家里有客人?”

卢建国:“小凯带女朋友回来——”

是啊,张凯已经二十一岁了,该谈恋爱的年纪了,张凯爸爸难看的脸色,让卢建国知道他对此并不知情。

“他大概还没来得及和你们讲——”

卢建国善意的安慰,在张凯爸爸听来只觉得刺耳。

在那年夏天,他没来得及赶去水库救儿子开始,张凯的人生轨迹,他就步步落后于眼前的这位恩人。

一些邻居会劝张凯:“再怎么想报恩,也得分清谁是你亲爹妈不是?”

张凯一仰头,“当初他们亲口说让我给卢叔叔当儿子的,是要说话不算数吗?”

邻居哑口无言,人这一辈子说过那么多的话,本就不会句句都算数。

“这孩子,怕是对你们当初说要把他送给卢建国当儿子的话,心里有了疙瘩。”邻居给张凯妈妈分析。

张凯妈妈回家和张凯爸爸哭诉:“都怨你,当年非要说什么把小凯给他们家当儿子,现在好了,小凯恨咱们,真要去给别人当儿子了。”

张凯爸爸拎着两瓶老白汾去找卢建国,醉红了眼,“当年我说让张凯给你当儿子是真心话,现在也是真心的,可是我不想他离我们这个家越来越远。”

卢建国和刘雯感叹,“咱们没了一个儿子,可也不能让别人以为咱们非要霸着别人的儿子,你多和小凯聊聊,让他也多体谅体谅自己亲爹妈的心情。”

刘雯做了一桌子菜,叫张凯来家里吃饭,“小凯,以后就周末来家里吃个饭就成,平时多陪陪你爸妈,别让叔叔和阿姨为难,好吗?”

张凯:“可是——”

刘雯打断他的话,“你要真把卢叔叔当恩人,就听我们的话。”

“好吧。”张凯点头。

张凯减少了去卢建国家的次数,张凯妈妈对卢建国和刘雯的态度缓和了许多。

“我买了螃蟹,晚上让小凯给你们送去几只啊。”

在楼道里,遇到了卢建国,张凯妈妈热情地招呼。

“不用了,晚上我们都有事,不在家。”卢建国摆摆手。

“那就给你们留着,等你们回来,让小凯给你们端过去,家里有什么活,让他帮忙干一干。”

张凯妈妈和卢建国寒暄了几句,回家做饭了,张凯要和新婚妻子回来吃饭,她得好好露一手。

人与人的关系微妙,当你处于劣势时,不自觉地会对一切可能成为“假想敌”的人露出獠牙,当你处于优势时,又不自觉地会用微笑和客套彰显自己的地位。

看呐,儿子终归是属于我的,命运是眷顾我的。

晚上,刘雯在单位值班,卢建国和朋友吃完饭回到家已经快十二点了,他开门时,张凯端着一碗螃蟹从对门走出来。

“叔叔,几只最肥的,我给你留着。”张凯随卢建国进了屋。

“都跟你妈说了别麻烦了。”卢建国给张凯倒水。

“叔叔,和你说个事,我要当爸爸了。”

“真的?太好了。”卢建国看着眼前的大小伙子,“多久了,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不?”

“预产期在年底,查过了,是个男孩。”

“真好,真好。”卢建国放下杯子,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是重复这两个字。

“我想等孩子生下来,让他姓卢。我问过一个管户籍的朋友,这事也不是特别难办——”

“等等,等等,你说——姓什么?”卢建国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张凯没有再多说什么,只是叮嘱卢建国先不要告诉自己的父母,“叔叔,这是我欠卢小军的,你就别管了。”

夜里,卢建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,卢小军如果还活着,现在也是结婚生子的年纪了,如果自己当初救下的第一个孩子是卢小军,现在等着抱孙子的人应该是自己。

想来想去,卢建国觉得张凯的建议也不是不可接受的。

第二日,卢建国把张凯的话转告刘雯。

“这——这合适吗?”刘雯脸色震惊,眼底却是藏不住的期待。张凯让自己的儿子姓卢,不就是告诉他们,这个孩子也是他们的孙子吗。

“他说这是他欠小军的。”

是啊,如果卢小军那年夏天不和张凯去水库,现在也是为人夫,为人父了,刘雯这样想一想,便不会再觉得受之惶恐。

想要得到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,总要找个理由说服内心。

站在当年出事的水库边,张凯从包里掏出几罐饮料。

“小军,这是你最爱喝的,我又给你带了几罐。你慢点喝,过几天我再给你买,你别急,也别去梦里催我。”

张凯望着悠悠的水面,出事的那个下午,他游着游着,突然小腿抽筋,他又怕又疼,大喊救命。

一张嘴,水就灌了进去,张凯用力拍打水面,他不想沉入水底,爸爸告诉过他,水底有吃人的怪兽。

卢小军大约是想把他拽上岸,但卢小军身材瘦小,力气也没几分,张凯的求生本能,让他不停压在卢小军身上,只要离水底远一些,再远一些,他就不会被怪兽吃掉。

卢建国看到的两个男孩在水面挣扎的场景,其实是卢小军在拼命挣扎,张凯死压着他不放。

卢小军死了,被水底的妖怪吃掉了。

张凯知道,是自己害死了卢小军,但是他不敢说,也不能说。

每天的梦里,卢小军浑身湿漉漉的瞪着他,问他: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爸爸,是你把我送到了妖怪的嘴巴里。”

“小军,别来找我,我不是故意的,我当时太害怕了,我不是故意的,我会好好照顾你爸妈的,我一定好好孝敬他们。”

张凯从噩梦中醒来,大汗淋漓,就像他刚被卢建国从水库里捞上来时一样。

每晚入睡前,张凯都会把头蒙在被子里,“小军,我今天陪你爸爸下了棋,还陪你妈妈看了电视,你今天别来找我了,别来了。”

报恩源于惊恐和惧怕,张凯望着茫茫的水面,“我已经给儿子起好名字了,叫卢小军,你觉得好吗?你觉得你爸妈会喜欢吗?”

水面安静,张凯听不到回答。

得不到原谅,便只能在负罪中沉沦。

“对不起,小军,对不起。”

妻子被张凯的梦呓吵醒,心疼地为他拭去额头的汗,丈夫13岁时经历的意外,让他至今无法走出。

“救不了卢小军,不是你的错,你已经尽力了。”在妻子的轻声安慰声下,张凯渐渐平静下来。

妻子摸着鼓起的肚子,起先,她也不愿孩子姓卢,但是张凯一番话,让她决定尊重丈夫的意见。

“小军溺水的时候,我救不了他,如果我不为他父母做些什么,我这辈子都不会安心的。如果不是先救了我,小军也许就不会死,我应该赔给他们一个孩子。”

所有人都当张凯在为卢建国先救自己,而对卢小军感到歉疚,只有张凯自己明白,真正给了自己一线生机的人,是卢小军。

若不是自己压覆在卢小军身上,有了那珍贵的几分钟求生机会,他不会捱到卢建国赶来的。

梦魇里,卢小军被水底的怪兽一口吞进嘴里,张凯远远站在岸边,不敢靠近。

“对不起,小军,对不起。”张凯嘶声力竭地喊。

不敢讲出口的真相,在张凯心底沤烂,成了一个泥沼,让他陷身其中,卢建国能从水库里救他上岸,但却没人能从泥沼中对他施以援手。

天作孽,犹可违,自作恶,不可逃。(文章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《十九夜之第十二夜:恩人》)

看《十九夜》专栏更多精彩故事,请点击下方链接:

2岁女儿遭虐待,我把男友告上法庭,不料反把真凶送到她身边

"儿子水库溺水被救后行为诡异,犹豫良久他敲响了救命恩人家的门"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